【職場】度過了生存,努力會變成你想要的未來模樣

by - 7月 02, 2021

「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寫作的?」有天收到這樣的問題,的確讓我深思了好一回,到底為什麼會踏上作家這條路,從事寫作維生的工作,一切都有點不可思議。

真的要追朔想寫一本書的年紀,大概是從高中時期開始,班上有許多文藝青年搞了一本校園雜誌,當時青春期多數人風靡漫畫、小說,畢竟那時候沒高速網路,連電視節目也只有三台可以選,每個人的書包裡都有幾本小說或漫畫,那時最想成為言情小說作家。

整個書櫃裡擺滿了瓊瑤、左晴雯、席娟等女作家的書,相信愛情會在某個轉角從腦海的幻想變成真實,後來又迷上了金庸、倪匡等武俠科幻小說,整日埋在圖書館的角落,終日沉迷在江湖情節,不然就是外星人侵略,就連老師都看不下去。

「各位同學!都要準備上戰場,請多背點英文單字跟歷史地理,看這麼多課外讀物又不會增加分數,考不上大學就等著哭,沒人能救你。」

即使如此,我總是課本中夾著袖珍小說本,小心翼翼一頁翻過一頁,心思不在黑板上,只想活在江湖俠義中。記事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不是寫考試必背重點,是我新寫的微小說,女主角出生在江南的妓院,如何為父報仇血洗朝廷,遇見男主角後展開跌宕崎嶇的相愛相殺的歷程。
「然後呢?」隔壁同學迫不及待想看連載的下一篇。

「還沒寫到!最近老妖婆功課出很多,害我都沒時間寫。」我抱怨著。
「你以後出書我一定買。」同學信誓旦旦的說。
「我還沒考慮要當漫畫家還是小說家呢!」我也有少女未來的煩惱,畢竟漫畫跟小說我都不想割捨。

後來,大學聯考放榜了!順著榜單找到了末段班吊車尾上私立大學的自己,心想「真的考不好呢!如果當初沒有沉迷在一堆課外讀物,這名次應該是台大了吧!」人生無法重來,考試也一樣,只是後來就再也沒什麼認真寫作。

大三那年,網路開始紅起了無名小站,朋友說:「你可以在上面寫點東西,我挺喜歡看你分享的。」於是開了一個部落格,整理照片,寫些生活的雜語,畢業後就寫職場的抱怨,感情的不安。但沒有要給誰看,大部分都鎖成私人秘密,直到失戀的那一年,我在噗浪連載了失戀日記。

失戀是一種很私密的事件,你不想讓全世界都知道,卻想讓全世界都來安慰你,你承受不住身邊人異樣的眼光,卻期待路人可以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,你無法接受別人對你的感情說三道四,卻可以把情緒放在網路樹洞上任人批評。

以上,都沒有任何一點要成為寫作人的念頭。

那為何會想寫作維生呢?那要從出書這件事情說起,我從沒妄想出一本書,畢竟身為資深閱讀人,何德何能寫書讓人看呢?更別說我極度討厭人妄議自己。但壯遊歸來的我突然有一種使命,想用文字翻轉旅行的意義。

旁人越不看好的,我就要證明他也是一條路可以走。

為了證明那一年辭職遠行不是荒唐跟放縱,於是寫下一篇篇旅行的意義,第一篇我寫的是《真實流浪400天的日子》,花了一個禮拜寫了數千個字。一次又一次的閱讀,一次又一次調整修改,一次又一次深呼吸又吐氣,最後放在了網站上。然後一次又一次被轉載,一次又一次被人提起,讀者說:「你怎麼可以這麼勇敢去旅行。」這是10年前的事情了。

寫完《生活中,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》一書後,想著手寫旅行,你們會想看嗎?畢竟這麼多年,我的生活就是旅行。不過回頭想想,沒有那幾年蹲在角落追小說的日子,或許也沒有今日的模樣。

很多人都跟我說:「雪兒,我不知道未來能做什麼?非常迷網。」
我也想跟他說:「17歲的我也不知道35歲的我能變成作家,更不知道看那些課外讀物變成了生命精神糧食,相信眼皮下做的任何努力都不會白費,有一天都會成就未來你想要的模樣。」

你的每一分努力,會成就你未來的模樣,度過了生存,剩下就是生活了!
-
地點:澳洲 蓋爾德納湖 鹽湖 / 拍攝:雪兒CHER

// 關於雪兒

心懷自由的流浪者,相信孤單也是美好 Instagram : chertravel

2021新書 生活中,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

You May Also Like

0 comments

即時留言可以至FB粉絲頁詢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