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觀點】記憶中的香港,充滿自由與金錢的味道

by - 6月 25, 2021


香港人是現實的,沒有錢什麼都不行,討論話題三句不離樓價、薪價跟物價。友人說:「在香港沒錢真的很難過活,希望以後能移民去其它地方生活。」我問:「為什麼現在就不移民呢?」他雙手一攤老實說:「香港賺錢還是比其它地方容易。」路邊洗碗工一個月薪資等於台灣文員工作兩個月,普遍的工資是台灣的三倍,不過生活壓力可能是無數倍。友人一家五口都住在公屋,那是香港最便宜的住宅,小小的坪數只能用拉簾擋著彼此,呼吸聲此起彼落,雜物堆的房間到處都是,往上是三十層樓,下個樓梯要走十幾分鐘。朋友說他都坐公車,地鐵太貴了,吃東西都自己煮,香港最便宜是麥當勞,但是人人不會天天吃麥當勞。

曾經我在上班尖峰時從旺角搭車去中環,還記得地鐵下面人潮壅擠的模樣,一邊往左,一邊往右,人潮流動速度如湍急的溪水,我被前後推擠,不少白眼對待,這群人連話都懶得跟我說,不屑的表情彷彿在交代「別擋路」。出了地鐵,無數的電梯、天橋與一堆面無表情的人,這才是真實的香港。

有一年,我短暫跟朋友住在重慶大廈兩天,在這之前我沒看過「重慶大廈」這部電影,明明就在尖沙嘴地鐵附近,卻充滿了惡名昭彰的事跡。一進去彷彿可以聞道濃厚的咖哩味,這裡居住最底層的人,還有回不了家的人。住在青旅的隔板有個來自巴基斯坦的青年,他說離開中國後來到香港,返不回中國,也始終拿不到簽證回家,於是窩居在此快半年,等待時就做網頁賺點錢。香港友人一聽我住在這裡,每個人都勸我快離開,前幾個月才發生少女輪姦事件,這是香港的三不管地帶,很怕我遇到不測。但的確我遇到了不測,那晚我被床蟲襲擊到全身搔癢,一整個禮拜都活得很痛苦。

後來爆發了雨傘運動與佔中事件,我就再也沒去過香港。朋友告訴我:「你暫時不要來,現在很亂,我們也不太敢出門,很多人都莫名其妙死了。」我問:「一切還好嗎?」他說:「我們就是一般老百姓,沒錢移民,沒本事抗爭,上有老母,下有妻兒。誰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,有機會我在去台灣找你,等安穩了你再來香港找我。」沒想到緊接著疫情就來了。

我並不住在香港,也沒有在這塊土地上長大,無法替這裡的人訴說太多內心的悲傷。昨天幾個香港朋友上傳了蘋果日報的最後一版,他說:「言論不再自由,生活不再太平,日子還是要繼續過。」每一次的抗爭到最後換來心死,如今已經沒有太多力氣去吶喊。

記憶中的香港,我去太平山看夜景,在維多利亞港欣賞整點燈光秀,開心在女人街買紀念品,喝著絲襪奶茶還有傷心酸辣粉。下午坐著天星小輪去香港島,搭上叮叮車閒逛大街,晚上去廟街算命,假日搭著纜車去大嶼山拜天壇大佛,吃上一碗素飯。

願香港還是記憶中的香港,卻也明白很多事一旦改變,再也回不去當初的美好。

-
地點:香港 / 拍攝:雪兒CHER

// 關於雪兒

心懷自由的流浪者,相信孤單也是美好 Instagram : chertravel

2021新書 生活中,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

You May Also Like

0 comments

即時留言可以至FB粉絲頁詢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