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觀點】不逼自己變好,你便是晴天

by - 5月 27, 2021

有人說今年的高三生是最慘的出生,生於SARS,畢業於Covid-19。這十七年經歷了世界經濟動盪,薪資不漲,網路世代社群媒體的蓬勃,而正不是我們這些年的寫照嗎?我大學畢業於SARS那一年,那一年工作非常難找,所有面試活動都取消,畢業後我就躲在家裡半年打線上遊戲,想來人生怎麼可以這麼廢,但那時候真的什麼都做不了。
半年多過去,職場才慢慢尋覓新鮮人,因為我媽的碎念,只好從台北跳回桃園找工作,沒想到還是遇到詐騙集團,薪水直接只剩1/3,還想告我拿和解費。

從這時後我才知道社會的險惡。那時代的我們都在現實中力爭上游,A同學每天都認真的搬貨盤點,B同學整天加班到半夜,C同學考高考都過了三年,坐在某一個KTV包廂的大家,連忙著點著時代的歌曲,多想唱三天三夜,但更清楚即使爬不起來,明天還是要去公司報到,看很多討人厭的嘴臉。

對!我並不討厭工作,甚至有時候覺得工作狂上身,真心的想把眼前的每一個任務都做好。但我討厭工作上的人際關係,老闆質疑的嘴臉,主管委屈的嘴臉,工程師不想幹的嘴臉,客戶機歪的嘴臉,這些嘴臉彷彿都在告訴自己:「你做的真的很爛!不能再努力一點嗎?」

一開始我想證明自己沒那麼草莓,一碰就爛,耗費了所有熱情跟時間只為了證明自己做的比之前的人好。但後來發現,即使做的再好,只會得到短暫的口頭嘉獎,實際上並沒有太多獲得,而且還會得到其他同事的排擠跟怨懟。最後我選擇同流合汙,職場生活會活得比較久。

過了幾年後發現,A離職嫁人去,B回家開舞蹈教室,C考上公務人員。而我包出去的一堆婚禮紅包,都不知道幾時才能回收,從淚眼婆娑祝福台上的新人到默默吃囍酒離開,同學們都各自有了精彩,而我卻什麼都沒有。

又過了好幾年,A離婚帶著孩子獨自生活,B從舞蹈教室改開了小吃館,C放棄公務人員跑去當保險業務員。而我也把工作辭了去流浪,然後回來變成了作家跟網紅,笑談過去這十七年到底發生什麼事!一眼雲煙,而面前的彼此卻都還是過去年輕時的模樣。

我們長大了,我們也沒有長大,各自擁有了家庭,內心卻住著不想長大的靈魂,那些不好的,都變成了生活的養分,那些好的,也只是淺淺的一笑。

生活中,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,是寫給跟我一樣差不多年紀的你們,面對同樣背景的環境,那些牽扯不完的人際關係,哭過笑過恨過,才明白人生走過。頑強的面對上一代的責備,卻還只想任性做自己。

--
地點:智利 納塔萊斯港 / 攝影:雪兒CHER




You May Also Like

0 意見

即時留言可以至FB粉絲頁詢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