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觀點】原生社會為什麼老是在人身上貼標籤,該怎麼走?回來後我才懂得用力撕掉標籤

壯遊歸來的你適應嗎?

「旅行回來的你,適應嗎?」

剛回來的那一年,總是總是被不停的問起,彷彿走路的你跟靈魂有所抽離,人在辦公桌前打著鍵盤,一顆心卻在遠房繼續流浪,遺落每一寸走過的土地上,走失在未曾走過的壯闊山林或湛藍深海間。

歸來面對一成不變的工作型態,總覺得有志不能伸的悲壯感,總覺得到死也不想戒掉旅行的癮,也深深明白這種流浪的毒根本無藥可醫。

去思考,為什麼中年才中了這個毒

「為什麼旅行一趟回來還想出去?」

我是30歲那年才嘗試背包旅行,回來之後整個就跌入了另外一個無底洞,奇怪是同在路上的歐美青年夥伴們,似乎就沒有這種令人煩惱的後遺症,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造成兩相的反差,旅途中我總是思考「為什麼?」

站在一個第三者的角度,我並不想去評斷哪種生長環境比較好,但面對這個難解的旅遊癮,去思考這樣的問題後發現,旅途上的她們根本沒有停止過旅行阿!許多人家庭父母從小就習慣異地遷徙,也放任自己的孩子探險戶外,鼓勵年輕人去追求自己想過的生活,用自己的力量去追求旅行的極致。

反觀30歲的我,從小就被丟在嚴酷的教育體系中,被訓練成考試機器,以考上國立大學跟穩定就業為人生目標,所有的成就跟失敗來自於無止境的大考跟小考,其他夢想都不重要,即使我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考試的這塊料。

18歲的彼此,一個在考試,一個在流浪

18歲的我剛考上大學,18歲的他或許已經在前往間隔年的路上,或許她已經在考慮怎麼去完成她們的壯遊,而我心想怎麼開心的玩樂大學四年,或許她們開始認識來自世界的旅人,而我認真的在KTV跟24小時網咖來回穿梭。

等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家後,繼續完成學業,並融合了間隔年所歷練的風景還有對於未來的想像,或許旅行的這份勇氣也帶給她們走向未來的路途,當然我知道這並非全部的外國青年。

畢業後我們都一樣,必須汲汲營營在工作,只是他已經走過世界,而我卻才開始學會勇敢踏出那一步,心想著「如果早幾年,是不是會比較好。」

原生社會為什麼老是在人身上貼標籤,該怎麼走?

從大學畢業後的幾年都想說,能不在我們這一代身上貼標籤嗎?草莓族!窮忙族!低薪族!別老是說人際關係有多種要,總是要攀親帶故才能往職場上爬,別老是說要人學會爾虞我詐,才能明哲保身。

漸漸我開始學著閉著眼睛、遮住耳朵過生活,忘記了自己想做什麼,不知道接下來人生到底要的是什麼,終於在職場站穩住腳,卻看不見未來在哪裡,我的熱情隨著年紀漸漸消失殆盡,30歲的我像是沒了靈魂的軀殼,迷路在充滿詭譎的水泥叢林中,我在活在自己築起的高壘城堡中,舒適圈裡的我活的並不快樂。

或許就是因為一直在這圈子裡兜繞,最後打成了死結,當我遠行,看見這群不同世界來的孩子,爭取自己的權利,用罷工或是各種方法爭取自己想要的生活,而我確漠視自己各種權益,只為了守護那一點都不牢靠的飯碗。

別為別人的期待,繼續過著你想過的人生

回來為什麼不適應?因為你必須過著你不想過的生活,長輩總期待著你趕快結婚生子,畢竟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乃天經地義之事,但現在的我們從小夢想就被指引考高分,出了社會就求穩定賺錢,到了一個年紀就求娶妻生子,剩下的呢?

或許我也羨慕著外國友人沒有一定要結婚生子的壓力,但我並不知道原來我根本不需要羨慕別人的生活,我也可以走自己的人生。

踏出去不會太晚,對自己人生覺醒也是一樣

雖然我30歲那年才開啟一段長途旅行,但是每個時光人生閱歷的風景都不會一樣,從每個角度去看旅行,都有不同的獲得。即使我無法把這躺旅行的養分融入到學業或是事業身上,卻也重新為自己種下夢想的種子,懂得用更高更遠的角度去看未來的人生。

是阿,走過那段長途旅程,看遍了大小風景,更加明白現在的自己有多幸福,最怕認為這樣就好,不要再走下去了,所以沒有假,還是要出去!沒有錢,還是要出去!語言一樣爛,還是要出去!旅行變成了一種不走下去會死的意志。

不要等待別人評價你自己,你該學會給自己一條路走

回來後我才懂得用力撕掉標籤,不管外人怎麼看帶我的年紀、工作跟夢想,或議論著我活著如此瘋癲,走過之後發現人生是自己的。

不需要把外國生活、社會包袱跟年齡硬是加諸在自己身上去比較,雖然我荷包不多錢,還有著應盡的孝道,可能晚年會沒太多錢吃飯,但對我來說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

不要等待別人評價你,去思考反思眼前看劍的一切,你會慢慢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慢慢來,時光會消除回來的不安,最後就是擁抱不確定。

相關連結

【觀點】憂鬱不是不知足,而是對於生命的惶恐跟不安,別讓憂鬱變成鬼怪,缺憾也可圓生命中的美好
【職場】沒有職場不委屈,放下委屈去旅行,三種讓你不委屈的退路提案
【觀點】人生,不需要討好每一個人,有些過客,註定一輩子不會再重逢

沒有留言:

即時留言可以至FB粉絲頁詢問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