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約旦】WADI RUM 瓦地倫,荒謬無極限的沙漠旅程


此生大概難以找到比約旦瓦地倫還要荒謬的旅程,雖然獨自旅行本身就是件荒謬的事情。

那一天我決定要從埃及的達哈布一路坐車到約旦瓦地倫(WAadi Rum),中間還要經過以色列的Eilat,而且隔日便是約旦的安息日,若今日不過關口,只能留到週日才進,不然就要從中關進。(以色列跟約旦一共有三個路陸關口,分成北關、中關以及南關,最難的就是南關,因為很少旅行者這裡進入)

若是停留在以色列的Eilat 與約旦的Aqaba,就必須承擔高貴的房價,這兩個都是紅海的度假城市,大約一個床位都要800-1200台幣之間,我只有一個目標,從達哈布直接穿到瓦地倫沙漠,交通上若有環節出錯,就必須改變行程。


Egypt Dahab>Taba> Israel Eilat > Jordan Aruba > Wadi Rum

悲劇從一早就開始,真的不要相信埃及,時間永遠都不準確,首先達哈布往塔巴的巴士遲到了一小時,我跟另外兩人搭上路邊的野雞車,沒想到西奈半島的交通有區域管制,結果第一個關口就被檢查哨口請回,不過,這怎麼難得倒奸巧的埃及人,司機馬上開車回頭找了當地計程車當掩護,我跟香港人還有德國人下車後坐在計程車過了管制站,才轉搭野雞車繼續前進。

因為這件事情,德國女一直不相信奸巧埃及司機的野雞車,沒想到在中途一半停下拍照時,她!跳!車了!她頭也不回地離開,司機眼見到手的錢飛了,在我們面前大罵德國女,我們很怕到不了關口,乖乖閉嘴什麼都不說,一切荒謬到極限,一去一回,折騰到下午兩點才到關口塔巴。



走路道關口,以色列海關檢查很詳細,又碰到旅行團卡關,我整個手心都在冒汗,心中一直在默念阿密陀佛,老天保佑,總算在下午3點來到以色列Eilat的巴士站,傳說週四下午約旦關口4:30就會下班,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約旦關口,還好從關口到市區的巴士上有個以色列人很熱心,帶我到巴士站,幫忙買了巴士票,還通知司機說我要到約旦關口,留了手機給我,說之後去首都可以找他。

於是,開往首都的以色列公車就在中途放我在關口外一公里的高速公路上,我揹著全身家當沿著馬路走到關口,才發現那該死的以色列人帶我坐錯巴士,其實有直接到關口的巴士,忍住崩潰,馬上拿出信用卡刷了離境稅,可惡!一個小時不到停留也要付高額離境稅。

最終來到約旦海關,用之前上網購買的約旦PASS入關,踩在約旦土地時已經下午5點,我一個人站在出口鬆了一口氣,向前詢問計程車司機去市區的費用,司機馬上大口就開10約旦幣,大約420台幣,對背包窮游的我來說太貴。

關口後面出來了一對俄羅斯夫婦,我轉身連忙去搭訕問能不能一起到市區,結果蠻橫的計程車司機就當著我大吼,說你一個人要付10快約旦幣,甚至不讓我跟俄羅斯夫婦一起搭乘,好在俄羅斯夫婦很堅持要讓我一起,最後下車之後還不讓我付錢,讓我對約旦有了非常壞的印象,果然約旦計程車司機沒幾個好東西。

到了阿卡巴已經接近6點,我開始急忙四處詢問巴士站在哪,順便換錢,還有辦網路卡,一路上就揹著背包慌亂行走,找到巴士站後說我要到Wadi Rum,巴士司機沒說什麼,就收了我2約旦幣,上車之後用剛辦的手機網路聯絡旅館跟沙漠團的導遊,雙方都說此刻根本沒有公車到Wadi Rum,唯一的管道就是搭乘計程車,費用是是20約旦幣。(1約旦幣:42台幣)

馬的!經歷了一整天奔波,最後還是搭錯巴士,這是去安馬的!

這已經不是捶心肝,是槌肉肝,整車的人都擔憂地看著我,就在我崩潰時,左方的小弟說後面那三個小子也是要去Wadi Rum,全車人還為我歡呼,說時在我從沒做過這麼擠的公車,誰跟我約旦是先進國家,氣死我了!

司機放我們在高速公路中間,我跟三個小哥就在漆黑的夜裡準備搭便車,沒多久還真的攔到了便車,那個司機沒收三個小哥的錢,反跟我收了5元約旦幣,重點是還把我丟到路邊的警察哨口,說沒辦法載我村莊,於是我在寒風中,夜裡,就跟一輛警車,三個警察在一起。

我沒死在這裡,應該算我好運!

整個心情極度坎坷不安,整理好情緒後請警察幫我聯繫旅館來接我,等待的過程我跟三個警察一直比手畫腳聊天,連我都不知道在跟他們說什麼,半小時後旅館的人就開車來接我,今天住在沙漠的帳篷,一晚只要300台幣,重點是我以為是住在Wadi Rum的村莊,結果是完全沒有訊號沙漠裡,天阿!這真的是沙漠!還看不到沙的沙漠!



晚上沙漠什麼都看不見,只有滿天的星空與銀河,為了聯絡網路介紹的TOUR,只好請旅館的人帶我去有網路的地方,結果明天根本沒有出團,而且還跟我開價45約旦幣一個人,我說你其他人都收25約旦幣,好嗎!最後價格談不攏,他說明天來找我,最終35約旦幣成交,心想一個人就讓他貴一點無所謂。

我一顆心從埃及離開後就七上八下亂七八糟,整個行程歪七扭八到讓人傻眼,最終我看見WADI RUM瓦地倫沙漠的滿天星斗,也走進來這塊火星的世界,,WADI RUM ,約旦西南部的沙漠,又稱月亮谷,阿拉伯語意「酒紅色山谷」,因為紅色砂地在日落時顯示出如紅酒般顏色而得名。 二千三百年前,瓦地倫是納巴提王國等古文化的領地,留下了許多岩畫和廟宇,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為了省1000台幣的住宿如此瘋狂。

我的TOUR導遊是當地的貝都因人,35約旦幣包了他一輛車沙漠兩天一夜旅行,一早來載我的是個老頭,跟網路照片20出頭的人完全不同!他開了一輛超破的吉普車,還沒開始我們就卡在半路上,他很專業知道什麼是拍照景點,但完全無法溝通介紹,他說平常都是兒子幫忙聯繫,今天換他帶我,到了景點就比著手勢去去,我在這裡等你,我白眼都快翻到天邊去。











中午我跟他回在瓦地倫村莊的家中吃飯,他老婆做的黃悶雞飯真的很好吃,他有4個兒子2個女兒,一家八口都信仰伊斯蘭教,到了下午他直接叫兩個不到10歲的男孩開車載我去綠洲當嚮導,於是我整個下午就跟著兩個死小鬼逛綠洲,又翻白眼到極限。


老頭問我今天還要在沙漠搭帳篷睡覺嗎?行程是兩天一夜包括住在沙漠中,我馬上說「不要。」事實上沙漠晚上超冷,前一天我住在沙漠一直都在發抖,於是他就讓我跟他家人一起住在村莊破爛的屋子裡,老頭睡在走廊,我跟孩子跟妻子睡在屋內,看著破舊不堪的電視,分享著電熱器所散發出來的溫暖。




早上臨走前,妻子用心幫我準備早餐,孩子好奇的看著這個遠方來的客人,原本我一毛小費都不想給,後來多留了5約旦幣給他們,結束這場荒謬的谷底旅程去佩特拉。多年後,我都快忘了瓦地倫那月亮谷的美景,卻記得老頭一家人的模樣,以及那一晚我窩在地上的角落,跟著貝都因一家人取暖的故事。

卻忘不了這一趟荒謬極限的沙漠之旅。


【約旦】WADI RUM 瓦地倫,荒謬無極限的沙漠旅程 【約旦】WADI RUM 瓦地倫,荒謬無極限的沙漠旅程 Reviewed by 雪兒 on 6月 05, 2019 Rating: 5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