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觀點】人生不是沒有選擇,只是要放下心頭執念,轉個彎,或許是另外一個天堂

人生不是只有上下,上不去時,還有左右

二十九歲前,我活著很執著,帶著一點傲氣,職場情場都不想輸,所以一直都很努力,努力改變自己,迎合潮流,努力學習更多,爬上潮流,最終全盤皆輸,沒有人懂。身邊的人拼命的往前走,只有我在原地停留,討厭無法前進的自己,討厭世界如此殘酷無情。

三十歲那一年轉了一個好大的彎,用工作存下來的一點錢跟破英文跑去紐西蘭打工度假,從陌生到熟悉,從害怕到坦然,從一個人到一群人,從一群人再回到一個人,從沒有自信交談到用英文罵人,從害怕交談到願意嘗試新鮮事物。

我變了,變得更喜歡現在的自己,歸來之後我也不想再追求幾歲之前要把自己嫁出去,幾歲之前存款要有幾百萬,幾歲之前要年收入有多少,我只要活得像旅行時快樂。


只不過我無法繼續一直旅行,現實的考量讓我必須返回工作崗位,我重新帶起職場的面具,但卻不在乎職場裡面的勾心鬥角,我知道有一天我會重回到旅途,做回最自由的靈魂。

於是努力工作,趁著放假也努力旅行,許多人都覺得我把賺的錢都拿去旅行,卻不知道我花的只是跟團的幾分之一,偶爾寫寫文章,到處演講分享旅行,這樣生活多采多姿,其實不比戀愛時遜色,我活得比二十九歲前更加坦然自在。

人生不是沒有選擇,只是要放下心頭執念

三十四歲我又轉了一個好大的彎,比預定離職的時間大概早了好多年,本來想存夠了一筆錢,再來一場大旅行,但無奈這份工作真的再也做不去,我在在離職單上寫「世界這麼大,我想再看它一眼。」

放棄了數十年累積的資歷,放棄了離家近不錯的薪水,放棄了人人稱羨的穩定,每個人都覺得可惜,卻不敢說什麼。因為有一個很悲傷的由來,跟我相處十幾年的同事自殺,就在我簽下他的離職單後的一週,我以為他只是疲憊,從沒想過他是要去尋死,我以為他有一天會回來,還說「反正妳的位置會一直保留。」然後就再也看不見他的蹤影。

我是一個內心很堅強的人,卻也經不起良心的折磨,為了這件事自責很久,總覺得沒來的及阻止悲劇是我的錯,若我能多打一通電話確認,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。

每個人都告訴我「這是他的選擇,與你無關,或許他早已經想好了這條路。」但我仍然心裡有道傷口,於是我返家告訴母親「這份工作我無法繼續。」我也告訴老闆「這份工作我無法繼續。」也不知道哪裡才是繼續。

轉個彎,或許是另外一個天堂

時間彷彿回到二十九歲的迷惘,卻無法用短暫打工度假的轉身逃離,心生了病,常想「為什麼我不多問問,或許他就可以留下。」眼睛一睜開,活著原來還要面對自己。

所以再次踏上旅途,卻不一樣的心境,不再是為了逃避現實的枷鎖,旁人的眼光,
而是對於自己更加的坦然。先是半年說走就走的亞洲旅途,大部分都是鳥事居多,
雲南掉證件、偷相機、床蟲咬、高山症,沒有順遂旅途,卻磨練一身本事,隨遇而安的心境。

翌年結束了北歐旅途,我獨自去了印度跟南亞七十八天。那是我一直想去,卻不敢去地方,但有種力量牽引我至此,那就是印度瓦納拉西的恆河,印度教的信徒相信它孕育了所有人的生命,它的水能洗去一生的罪孽,出生的嬰兒要帶去恆河沐浴, 年老死去在人河畔火葬,期待下一世有更好的輪迴,多想在恆河畔幫他帶回一滴水,或許能洗去我的懺悔,他的罪孽。


於是在最炎熱的季節,一個女人來到這裡,從加爾各答搭乘長途火車抵達,沿路一直被騙、受盡折磨,在狹小巷弄,與屍體擦身而過,在燒屍的碼頭,看盡了一生,最終在恆河畔,點了一朵盆花蠟燭,送入了恆河,也放下了困惑。

人的一生最需要對得起不是別人,是自己

一生何其短暫,卻必有因果,若不能放,肯定內心仍有執著,執著並非本心,而只是不甘,最終歸於本心,就是放過執念。

一年後,冥冥中又被牽引至恆河畔,卻已經從炎熱轉換成悶熱的雨季,
就像許多老背包客說的,踏上印度的人,是被印度選上的人。



於是我在同樣的碼頭,又買路邊的男孩買一盆蠟燭花盆,不過上次被騙了50盧比,這次倒學乖了,只給了10盧比,然後乘著船到對岸,把盆花安置在恆河上,送給另外一個世界的靈魂,願你們都能安詳然後再轉世輪迴。

人生,若前方的路封住了,那就往其他地方走,不會沒有選擇。

我的一生尚未結束前,還有好長的路要走,多謝謝另外一個世界的人,讓我看清自己的懦弱,死亡必並可怕,可怕的是死亡並不能解決任何痛苦,也謝謝印度這塊土地,明白自己的能耐,即使拉肚子、進醫院、被騙等等,都也只是旅途的一部分。

生與死,總牽引人的一生,宛若這條河,牽引著許多人的靈魂,希望下一世能成為更好的人,這一世,請好好活著。
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