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雪兒觀點】別讓上一代的委屈,控制了下一代的可能


三十四歲開始棄業旅行,一路從遠方找尋自己,相信沒有最好的旅途,最棒的方向,在未來的旅行中,明白只有我能決定自己人生的方向,在我展翅高飛時,沒人能拆了這對翅膀,

相信心在旅行中越來越堅強,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。
或許某些人覺得這個年紀做這個決定充滿叛逆,還不走進廚房,生個娃,一個女仔四處流流浪,家裡一定為我擔心。曾經我也是這麼覺得,遠行第一就覺得對不起家人,似乎把顧家的責任擔子全推個一乾二淨,
有人問「你爸媽生病怎麼辦?」
有人問「家是不用顧嗎?」
有人說「父母在,不遠遊。」
都忽略原來的環境你無論怎麼努力,生活就像打陀螺,原定轉圈到連自己都厭惡。

三十歲那年,離開400天的打工度假,把熟齡的責任扛著出發,別說沒有害怕,只在內心一直重複一句「現在不做,以後就不會再做。」如果日子再這樣過下去,只會越壞不會越好,雖然得不到所有人的認同,但也只能為自己放手一搏。

於是遠行,越走越遠,一走就是11個國家,從紐西蘭到了澳洲,一路從東南亞又到了東北亞,從一望無際的田野,來到南洋的海灘,無盡的森林,我是一個人,也不是一個人,就這樣學會一個人,也不需要另外一個人,三十歲的責任重擔仍在身上,卻變得輕盈,我不需要時時刻刻把責任看得比自己還重要,生命還有許多自己去創造的可能,而不是只是承擔責任。

回來之後,也停不下來,邊工作邊旅行了三年多,才選擇當一個自由工作者,同事自殺之後,也看淡了職場的輪迴,與其在不開心的環境下一職逼迫自己成為別人眼中乖寶寶的模樣,為什麼不用另外一種方式走回旅行,走回自己的人生。

父母這一關一直都是難關,但關關難過,還是要關關過,或許看到這些年旅行的成長,出書、撰稿、上媒體、演講樣樣來,事實上是看見我的快樂,也不在為難人生路該怎麼走才完整。

不過為了家人安心,我教媽媽怎麼使用智慧型手機,如何用通訊軟體,甚至免費的網路電話。臉書傳來台灣地震的消息,就立即視訊我媽。


「媽!聽說你那邊有地震。」
「沒事,你那邊天氣好嗎?這裏很熱。」
「緬甸也很熱啊!我在曼德勒,睡到剛剛。」
「這麼會睡!」雪兒媽大叫。
「我早上5點火車才到啊!」我喊冤。
「住的如何?」
我把鏡頭轉給她看。「一晚10美金,含早餐。」
「這麼便宜!下次也帶媽媽去。」我媽覺得住宿便宜到不可思議。
「哈哈,好啊!」心想你是有力氣當背包客嗎?

爸爸也加入視訊,一番閒話家常之後我又繼續了旅行,心想或許哪一天我真的會帶他們來體驗這樣的旅行。(好吧,三年後就真的夢想成真,也可以是另類的噩夢)

曾經他們為了養育這個家,付出了很多,子女是父母的財產,也是寶貝,不能受到一點傷害,曾經他們阻止我遠行,未知的世界太可怕,他們無法接受任何冒險,即使知道子女現在過得一點都不快樂。現在他們願意放下對子女的執著,相信在三十歲離開的那一年也是活得很掙扎,

上一代沒辦法做到的,難道就要阻止下一代去追逐嗎?

我想說,親愛的爸爸媽媽們,
上一代沒辦法去完成的,
請讓我們下一代幫你們完成吧!
或許無法成為普世價值裡面完美的兒女,
相信會讓你們驕傲,
或許沒辦法給你別人擁有的含飴弄孫的觀感,
但可以給你兒女快樂的笑容。
走到這一步,到現在我仍感激父母的放手,還記得當初到紐西蘭打工度假頭一個禮拜,
媽媽第一句話是說「還有沒有錢,要不要匯錢過去給你。」現在聽到我住的是10元美金的旅館,則說「下次要帶媽媽去。」


如果當初我沒有踏出那一道鴻溝,或許也無法現在如此坦誠以對,我們都在彼此的旅行中成長,謝謝你們,讓我飛翔。

真的,很多事情現在不做!以後都不會做了。
【雪兒觀點】別讓上一代的委屈,控制了下一代的可能 【雪兒觀點】別讓上一代的委屈,控制了下一代的可能 Reviewed by CHER雪兒 on 9月 12, 2018 Rating: 5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