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觀點】20歲後與家人和解,簡單也不簡單,移動終究只在有家可歸時才有意義


曾經我義憤填膺的認為家是個虛偽的廢墟,骨子裡有個反因子在彼此抗衡,走過了反抗的青春期,放棄大哭大鬧冷戰的關係,工作之後我依舊住在家裡,或許每天都會碰面同在一個餐桌吃飯,或許會簡短的噓寒問暖,但是我好害怕你接下來要做什麼。

20幾歲的家庭關係,冷淡,冷漠,不知道該怎麼相處

或許是害怕,在家裡我習慣安靜吃飯,不然就離開家吃飯,吃完飯後就躲回房間,寧可把自己藏在無邊境的網路世界裡,也不想面對難解的家庭關係,生活了這麼多年,彼此都了解對方的底線,都曾賣力的跟對方嘶吼爭執過,最終還是選擇沉默,不想再用情緒折磨對方,但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重新說愛。

是的,好像20多歲後跟家裡的關係就變得如此。我已經退卻了青澀,父母的髮色也漸斑白,我已經開始了獨立,父母總觀望著不敢放手,我已經沮喪在現實社會中,卻無法向父母伸出援手,我怕她們笑我懦弱,我怕自己就輸給她們的期待中。

雙方都想彼此擁抱,卻不知道該怎麼重新開始溝通

年輕的我與父母之間都站在河的彼岸,或許只有一公分的距離,他們何嘗不想像小時候這樣擁抱過我,只是害怕那個十幾歲嘶吼的我,只是害怕我又轉身不說話離去。

已經沒有太多力氣可以拉住我,已經沒有太多言語可以限制我,他們也是一輩子當過一次爸媽,多希望孩子能夠平安健康長大就好,有些事情我真的不懂,但是旅行回來後我開始慢慢了解,移動終究只在有家可歸時才有意義。

總有一方要學會退讓,還有一方要學會擁抱

在離開後才慢慢去體會她們的心情,在歸來後才慢慢去理解她們的感受,在生活中慢慢去發現那斑白髮下面的滄桑,才知道過去那些我不理解的東西找到了方向。

媽媽,你為什麼這麼不愛打扮!而且老是在我買完衣服後回來滴咕不停,我只好偷偷買藏在衣櫥裡,然後不讓你看見。才發現不愛打扮的你是因為要照料這個家,喜歡簡樸的你是為了多存一點我們的學費,總喜歡研究養生的你總希望我們活得長長久久,你念的越多,其實是對我們的不捨跟照顧。


移動的過程中,反省原來幸福這麼近,然後學會去珍惜

開始明白他們在電話另外一頭,希望我趕快結束旅程回家找工作,是希望我多陪你一點,開始明白他們要我簡單的生活,是希望以後快樂一點,如果沒有遠走,不會明白父母的用心良苦,沒有離開,不會從窮遊中了解簡樸的意義,如果他們沒有放手,我們不會打破那個結界回到最初。

旅行的意義不只是找自己,還有找過去想不透的那些點點滴滴,那些簡單又不簡單的親子關係。

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