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觀點】旅行教我 愛,要即時說出口

過去在家裡我總是沉默不語,因為遠行開啟了話題

過去年輕時,與父母彼此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,一個禮拜開口說話的比例大概不超過十句,回家之後就習慣關到自己的房間裡,很多事情都不敢開口跟父母溝通,因為總感覺父母喜歡因反對而反對,常常連吵架的力氣都沒有。

三十歲那年,最終為自己的人生做一個最叛逆的決定,就是辭掉工作去旅行,這個決定憋在心中了好久,最後在出發的前半年終於說出口,果然緊接著來是驚天動地,就像自己預期的一樣不被諒解,為此著實跟家人冷戰了好幾個月,最終還是帶著決心離開。

最後在我聯合一堆親友的攻勢下,她們還是決定放手!離開前總問著我「東西準備好了嗎?」「錢有帶夠嗎?」「紐西蘭的朋友有連繫好嗎?」「有朋友跟你一起出發嗎?」

在家人面前無法誠實,是我一直無法跨越的煩惱

事實上,在前往紐西蘭之前我安排了一趟自助旅行,我無法很坦然的跟她們說自己要跟網友一起出發,就怕出發前他們會立即阻止我。也明白這是我的決定,想從出發這一刻就要開始承擔後果。

我們一直都在欺騙彼此都很好,也明白彼此都不夠坦承,所以用著迂迴的方式去關心彼此,最終也無法觸碰到彼此真誠的對待。

母親的擔心似乎從我離開那一天就沒斷過

頭一個月,母親總擔心我在國外沒錢生活,總在電話另外一頭說要匯錢給我,畢竟在台灣的我可從來沒吃過苦,甚至極少下過廚,出門走二十分鐘路就嫌遠,但自己還是骨氣十足的說「沒問題!」其實口袋已經少掉一半的錢,甚至還沒找到工作。

之後,我在紐西蘭新買的車子不到兩周被撞毀了,那輛車是自己拿剩下的錢為留下的賭注,此時口袋已經快要接近零,電話那頭我一個字都不敢跟她們說,這時候多希望她們在身邊,但是害怕完之後還是要學習自己走。

開始試著溝通,從天氣聊到政治,我很遠,卻第一次覺得我們很近

後來發現紐西蘭打室內電話回台灣一小時只要二塊紐幣,以往總是匆匆掛斷電話的我,開始把在紐西蘭生活的點點滴滴跟他們說,我做了什麼,我玩了什麼,偶爾會聊聊台灣的天氣,於是每次打回家都滿滿講完59.9分鐘,我們漸漸開始學會無話不說。

原來我們可以聊的這麼多,我才發現過去同在屋簷下卻不了解彼此,分隔兩地之後才知道彼此有多在乎對方。

生死的交錯,讓我明白最想歸屬的地方還是家

結束夏季的工作,我跟一群旅伴飛到了斐濟這個美麗的小島,卻遇到了洪水跟颱風,更慘的是我竟然食物中毒到整個神經痛到無法下床,那是我覺得自己最靠近死亡的時候,我心想如果可以,我想馬上買機票飛回家見家人,死也不要在這個小島上。

後來我打電話告訴他們這趟悲慘的旅行,父親說「沒關係!台灣人大部分都沒去過的國家,你去過就很棒了!」我的心似乎被你的一句話撫平了。

一直在世界旅行的我,總在新的國度第一時間報了平安

爾後,我揹著背包開始流浪,可能幾天就到了一個新國家,但只要到新的國家,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跟她們說「我很平安,又到新的國家開始旅行!」

老男孩總是在電話的另外一頭叫我好好玩,老女孩總是在電話的另外一頭叫我趕快回家。而我總是很任性的又計畫下一段旅程。

他們不知道的,每次老女孩叫我趕快回家的時候,我的眼淚會不爭氣流下來!但我知道還不行,還要繼續走,不想放棄當初放棄一切去追逐的旅行夢。

離開家,才懂得去說愛,去溝通,找回家的路

離開家才開始慢慢懂得,父母真的很愛我。
離開家才開始慢慢學會,怎麼跟家中大孩子溝通。
離開家才知道旅行最後的路還是要回家。

以前我不會說,習慣用沉默代替抗議,現在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理所當然,包括愛。現在下班後就習慣馬上回家,喜歡坐在餐桌前告訴你「媽!今天晚上的菜很好吃!」因為我知道有些時候,你可能再也沒有機會說。

旅行讓我們學會放手的愛,絕對比抓緊來的讓彼此更相愛

後來的幾年我也常到世界各地旅行,不然就是撿一堆莫名其妙的人回家住,但家人已經懂了我,不在阻止我,甚至陪我熱情的招待這些陌生旅人,還跟他們一起聊著你們的旅行故事。

總有人說愛出走的孩子不珍惜家,但你不知道的走的之後的孩子卻在旅程中學會思念家。旅行讓我們彼此成長,也明白對方對自己也多重要,學會尊重彼此的生活的選擇,不再用自己的愛去限制任何可能的飛翔,孩子好,父母也會好,沒有隱瞞,才能彼此活的坦然。

沒有留言:

即時留言可以至FB粉絲頁詢問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