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ing.com

長灘日誌(三) 我在長灘的家 TREE HOUSE


前一晚由於半夜才抵達長灘島,因為轉機、轉船轉到暈頭轉向的我們根本不太想計較什麼,於是就隨便找了一家旅館暫做休息。

隔天一大早我與兩個同伴就開始為今晚的住宿煩惱,我們往S3沙灘的巷子裡面走去,在長灘島從沙灘到主路間隱藏了各式各樣的度假村跟民宿,沿路很多介紹的商人,帶你一間又一間的看房間,看到第五間我們都累了,不想把大把的時間都浪費在找住宿上,於是我們決定直接回TREE HOUSE續住,儘管這裏離熱鬧的S2沙灘有大把的遠,但我們喜歡他離海灘很近,而且很乾淨。

-----★關於TREE HOUSE RESPRT★------


這裡是我唯一看到有宿舍房的度假村,位在S3的最末端巷子口,走到熱鬧的D-MALL大約20分鐘左右,走到MAIN STREE也大約要10分鐘,地理位址並沒有很好,但是也相對的安靜。




整個度假村感覺是依照小山坡建造完成,所以上上下下都要走樓梯,這裡還有附WIFI,但是我住的房間根本接收不到,偶爾晚上會斷電,但是我已經習慣這種東南亞常碰見的災難,

重要的是他這邊還有附便宜的宿舍,在兩個旅伴離開之後我就跑去住300披索一晚的風扇宿舍房,沒有冷氣也沒有熱水,但是平均台幣只需要200出頭一晚。



我在宿舍有碰到好幾個外國人,他們都是一次出來旅行半年以上,光是菲律賓就要待超過一個月,我也好想有一天可以這樣放下一切然後走一趟屬於我的長途旅行。


樹屋的酒吧在靠近沙灘的地方,晚上都會請LIVE唱好聽的歌,我喜歡在酒吧點一瓶啤酒,一邊聽著音樂,一邊聽著海聲,對我來說這真的是最棒的時候。


他們說這是這裡最好喝的啤酒,酒吧一罐50披索,可以讓你坐上一整晚。




人生就是在這裡恣意的享受。


在續住的那一天,度假村老闆娘看到我的護照,突然也敏感的問了我關於台菲槍戰的問題,或許心裡還是有點小芥蒂,但是我也告訴他『關於這件事情我很遺憾事情演變到這樣,但是台灣需要的不是偽裝的道歉,我相信兩國的政府會把這件事情處理完善。』

我一路旅行,因為遇見的人越多,看見的世界就越廣,儘管教科書或是媒體告訴我們一些事實,但是我們還是要努力用自己的雙眼看真相,而不是只聽別人說,然後就瘋狂的轉載跟相信。

對我來說這個世界的人都是和平的,不應該被仇視或是被利誘的,儘管我們有不同的宗教信仰跟國家主權理念,但很多事情一碼歸一碼,對我來說只要這個地方沒有危險,那就應該是個適合旅遊的好地方。

我的香港朋友告訴我他這輩子都不會來菲律賓,因為之前有香港巴士被菲律賓武裝劫持事件,我的台灣朋友也很多人告訴我這輩子都不會去韓國,因為國際運動作弊事件。

但是對我來說,旅行不應該被這些事務界定範圍,不應該只相信框架裡面的事實,卻忽略了框架外也有其他種聲音。

我跟老闆娘只是短暫的交談,我也並不想在這個議題中大肆放言,老闆娘只是笑笑,對他們來說或許也很關心後續的發展,畢竟長灘島是個觀光度假的地方,這裡比起政治來說,更需要觀光客來支持。

而最後一天往克拉克機場到天使城的途中,整個吉普尼上也只有我一個背包客,其他都是當地人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認出來是台灣人,其中有一個是長灘島的中文導遊,我問他怎麼不在長灘島,他很遺憾說台灣人都不來了,所以他手邊暫時也沒那麼多工作。

我笑笑回他說:『可是我看見還是很多中國人阿!』
只見大叔回:『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妳們台灣的客人。』

我笑了,或許很多菲律賓人也很期待事情趕快落幕,讓事情回到合理公平的原點。

在從克拉克返回台灣的飛機上也碰到一個在菲律賓定居台灣媽媽,大部分的時間她跟孩子都在菲律賓生活,我也問了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有影響嗎?他們說還是照樣生活,人民其實大多數是沒有感覺的。

當我回到台灣,似乎整個新聞媒體已經不再大肆報導,但是有些恐懼還是留在人民的心中,但是這趟旅程我並沒有受到任何歧視,我一樣玩的很開心,對於這裡人民的款待還是很感恩。

旅程沒有預期會被撿走,還住在一間很棒的渡假村中,我沒有任何計畫,卻很多事情水到渠成,在每一個出走的時候,我希望都認真的享受當下,享受只有我的旅行時光。

長灘日誌(三) 我在長灘的家 TREE HOUSE 長灘日誌(三) 我在長灘的家 TREE HOUSE Reviewed by CHER HSIEH on 6月 22, 2013 Rating: 5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